您所在的位置:我的世界1.0.0.7 > 教研輔導 > 細讀文本,講出自己的體會

我的世界现实版试玩:細讀文本,講出自己的體會

邱宇強
  
  前幾天,我寫了《語文教師:書底兒的厚度是你發展的高度――讀張玉新教授〈在形下之作與形上之思間徜徉〉所感(一)》,文中提到的張玉新先生對讀書的主張,得到了許多同仁的贊同。許多“有識之士”也躍躍欲試要“發奮苦讀”。但是我們真的會讀書嗎?讀了書就會有收獲,有進步嗎?會不會讀了也白讀呢?所以在提倡讀書的時候,強調怎么讀書更重要。就拿我們語文教師手邊的課本來說吧,你是怎么讀的呢?讀的是否有效果呢?給學生講的是否精彩呢?張玉新教授在他的《在形下之作與形上之思間徜徉》一書中,給出我們的答案是:細讀文本,講出自己的體會。
  
  備課,從細讀文本開始。
  
  備課是講課的基礎,沒有好的備課,自然沒有好的課堂。那我們會備課嗎?備課的效果真的好嗎?有人會說,我都教這么多年課了,不會備課,那課都是你給上的呀?看看張玉新先生的文章,你可能就有新的感想了。張先生在《關于備課的策略:蚊香從哪頭點燃》一文中,針對大家備課都從外圍入手的現象,提出了“蚊香從里圈點起”的備課策略,即教師的備課從細讀文本開始。教師備課通常的過程是,“要備哪篇課文,就先看教參是怎么說的”,看看鑒賞辭典是怎么說的,這個名家那個名家是怎么說的,上網搜搜,看張老三怎么講的李老四是怎么做的。反正是“根據手邊能找到的材料,盡量多地看別人是怎么說的”。然后“把各種說法也寫在書邊上,或者記在卡片上”,這就算備好課了,就等課上把這些“高論”傳授給學生了。
  
  這種浮于文本表面的備課,缺點一是“費事兒,效率低”。因為對文本的論述觀點都不是你細讀文本得出的,你的理解,還基本是停留在記憶別人觀點的層次上,所以“不能把書一遍備透”,你要“教一遍就備一遍”。缺點二是文本解讀中教師主體的缺失。在整個教學過程中,教師雖然身在課堂,但都是在宣讀別人對文本的理解,沒有教師自己的觀點,教師在課堂中是沒有性靈的,是沒有感情的,根本就是一個“傳話筒”。
  
  因此,備好課就從細讀文本做起。要備課了,就把教材打開,從讀課文開始,一字字的讀,邊讀邊寫自己的體會,邊讀邊記自己的疑問,哪里好,哪里不好,讓自己對文本做個最直接的判斷。張玉新先生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給我們做出了榜樣,比如他說當年備課,常常是先抄課文,甚至是把課文背下來,然后一點點的圈點。尤其是文言文,他先把文章抄在上邊,然后就一點一點的集注。他還跟我說過,他在做老舍《斷魂槍》鑒賞的時候,也是把原文仔細的抄一遍,邊抄邊思考。
  
  “這樣備課開始是很吃勁的,奏效也不快”,但是這樣從文本入手的備課,備出的“見識是自己的,一次就記住了”,不必為死記硬背別人的觀點而一遍一遍的費時費力。更關鍵的,自己細讀文本的備課,可以發現問題,引導你深挖教材。比如張先生在講《鴻門宴》的時候,細讀文本中就發現一個問題,“樊噲闖帳回答項羽說的那番大道理,不像是一個粗人會講出的道理呀?”細讀出這樣的問題后,張玉新先生帶著這個問題讀了《樊噲列傳》,看到劉邦進了咸陽城不肯出來,樊噲向劉邦講了一番道理,從而得出樊噲闖帳的話完全可能是他自己說的。正是這樣的細讀文本,自我思考,我們才能發現問題,也才更全面的認識了人物形象。
  
  授課,講出自己對文本的體會。
  
  細讀文本,能讀出“問題”,讀出自己的“看法”。在此基礎上講課,教師也就能講出自己對文本的體會。在課堂中,由于你對文本的爛熟于心,你可以從任何角度把課文講圓,你不會懼怕學生對你的任何發問。
  
  由于在備課中,對文本進行了細讀,對文章的解讀都是你的切實理解,而不是按著教參或是其他給課文亂扣的“帽子”,教師的講解就會通暢而更具感染力。張玉新先生在講《林教頭風雪山神廟》的時候,就講出了自己的“體會”。一是對《水滸傳》主題的質疑,“通常的參考書說課文通過林沖被逼上梁山,揭示了官逼民反的社會現實。但是,在了解《水滸傳》其他人物上梁山的原因、經歷后,就會發現很多人不但不是被逼上梁山的,反而是主動上梁山的?;褂幸恍┤聳潛渙荷礁粕狹荷降??!倍恰端按肥欠袷欠從場芭┟衿鷚濉鋇氖?。張先生很細致的考據書中眾多人物,發現“農民”的身影寥寥。――在學生的思維中已經“定型”的一本名著,在張先生的講授中完全被顛覆。對這樣的課堂學生能不感興趣,能沒有收獲嗎?更關鍵的是,教師對已“蓋棺定論”觀點的質疑,對問題深入探究的嚴謹治學態度,會感染學生,使他們受益一生。
  
  “自己對文本的體會,會不會太淺顯呀?這樣的課堂能被大家接受嗎?”這是很多教師的另一個擔憂。比起名家的觀點,我們的“鑒賞”確實可能“幼稚”些,這樣的課堂可能沒有“大家”的身影。但是“清淺的小溪”自有“小溪水”的甘甜,有教師自己情感的課堂才是最有感染力的課堂!
  
  是否細讀文本,講出自己的體會,也是評課的一個重要標準。
  
  平時講課,尤其是做公開課,教師常常把教學分為三個步驟:文本解讀、拓展、訓練。而有一些教師認為,大家對“文本”都過于了解了,課堂如果限于文本解讀,聽課者就會覺得授課教師沒有水平,課堂講授沒有深度,所以好多教師都把精力用到了“拓展”這個環節上,在課堂“津津樂道”的講解文本以外的東西。而這是張玉新先生所反對的,他認為“是否細讀文本,是評價一堂課好壞的一個重要標準?!?br />  
  他在一次以《咬文嚼字》為授課內容的公開課評課中,如是說到:
  
  “三位教師只讀懂了最表層的文本,對課本基本上是‘仰視’,這暴露了教師自身的一些問題。我認為,幾位教師最缺少的就是對《咬文嚼字》這篇文章進行一番‘咬文嚼字’?!?br />  
  “《咬文嚼字》只講了二十分鐘,另外的二十分鐘就讓學生‘寫話’,還說是加深對課文的觀點的理解。其實,這種訓練,不必講《咬文嚼字》這篇課文也是可以進行的?!?br />  
  “我的意見是,你的質疑必須是從文本出發本然發生的,不能把狗肉貼在羊身上?!?br />  
  這樣的評課語,或許能給我們一些“沖擊”吧!
  
  當然,“細讀文本,講出自己的體會”,對語文教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要求語文老師提高自己的鑒賞能力,自己的審美能力,自己的表達能力,這是有一些難度,但是我相信,有心人做有心事,早晚有一天會有成果的!
  
  照應文章開頭,我要重申的是:教師要讀書,語文教師要多讀書,語文教師的讀書請從細讀語文課本開始!
  • 請您評論
  • 分享觀點